臺積電無法搖擺 商業模式走入困境

發布時間:2020-7-30 10:16    發布者:eechina
關鍵詞: 臺積電
  作者/姚赟

  來源:盒飯財經(ID:daxiongfan)

  “西進”浪潮12年后,左右逢源、來回搖擺的時代結束了。

  7月16日,在臺積電二季度業績說明會上,臺積電方面表示,公司未計劃在 9月14日之后給華為繼續供貨。而這背后是,5月15日美國商務部曾公布的對華為限制新規將正式于9月15日生效。

  與此同時,而另一家半導體產業鏈中的重要企業——鴻海(富士康母公司)也逐漸東撤。

  當地時間7月24日,印度通訊技術部長普拉撒于宣布,iPhone 11已經由鴻海在印度清奈(Chennai)的工廠開始投入生產,這是蘋果首次在該國生產的高端手機之一。宣布的10天前,英國路透社也發布一則獨家消息稱,中國臺灣代工制造商富士康計劃投資10億美元,擴建其在印度南部的一家工廠,并在那里組裝蘋果手機。

  相對臺灣,大陸在西邊,所以臺灣人一般將去大陸謀生或經商的人或企業,稱為“西進者”。地緣政治、中美貿易戰等綜合的背景下,自2002年開啟的半導體企業西進潮,正在退潮。

  2018年5月,張忠謀接受了財訊的訪問!凹词箤μO果供應鏈有影響,臺積電不是站在第一線。會保持中立,不會選邊站!边^程中,張依舊樂觀地選擇保持中立。

  而現在,這位長袖善舞的“半導體教父”,也被逼到了懸崖邊上——不得不站隊了。

  1

  搖擺間的東撤

  7月29日消息,27日暴漲12%,兩日暴漲31%,兩日市值增加5100億港元,市值一度超過4317億美元。據雪球統計,從年初至今,臺積電市值漲幅達到34.36%,而英特爾自年初起市值跌幅已經擴大到16.86%。

  據悉,臺積電股價上漲的原因,是因為美國芯片廠商英特爾公司日前宣布其7nm芯片進度落后于原計劃,將延期6個月,或將其生產予以代工廠。就在英特爾宣布延遲消息的第二天,就有臺灣媒體報道稱,英特爾已經將2021年18萬片6nm晶圓的代工訂單交給了臺積電。受此消息影響,臺積電美股持續上漲。

  顯然,7月16日正式選擇斷供華為前,多次的猶豫和搖擺,讓大家誤以為,臺積電斷供華為后的日子應該會十分艱難。

  5月15日,美方宣布針對華為的禁令再次延期90天,但與此同時,一項新的、更加嚴苛的禁令出臺。

  當天晚間,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(BIS)在發布公告稱,最新修改的《外國直接產品規則(FDPR)》已經獲準通過,要求廠商將使用了美國的技術或設計的半導體芯片出口給華為時,必須得到美國政府的出口許可證,即使是在美國以外生產的廠商也不例外。

  這意味著,無論是否美國企業,只要在產品中使用了美國技術,向華為出口時都需要許可證。任何與華為有合作關系的上下游企業,美國都將監管并且有一刀切的可能,比如,美國可以禁止臺積電為華為提供代工服務,不管來自美國的技術占比如何。

  3天后,斷供的消息“滿天飛”。日經新聞報道,知情人士透露,在美國商務部公布最新的禁令之后,臺積電已經停止接受來自華為的新訂單,已有訂單可以繼續生產,在9月前交付完畢。

  對于這則傳言,臺積電回應日經新聞報道表示:純粹是市場傳言,臺積電不會透露客戶信息,但“會遵守法律法規”。

  而一年前,也就是2019年5月23日,美國商務部把華為加入"實體名單"進行限制后, 美系的供貨商,包括高通、博通、intel、Nvidia、美光、skyworks、Ti等都已經停止向華為供貨了,同時也停止商務活動。而臺積電,當時表示這一決定還在評估當中,并保持持續供貨。

  華為在社交網站上發消息,稱臺積電不會“斷供”不久,臺積電也正式就該問題向臺灣媒體“中央社”回應:“包括海思在內的所有客戶都是合作伙伴,客戶先成功,臺積電才能跟著成功!

  一邊是是否會斷供,另一邊則是是否會去設廠。

  2019年開始,美國開始頻繁邀請臺積電赴當地建廠,今年5月10日,還被曝出已于臺積電討論相關建廠事宜。據中國半導體協會5月15日援引相關報道指出,臺積電今日(15日)正式宣布,將在美國投入120美元(約850億元人民幣),興建且營運一座先進晶圓廠。


  據了解,臺積電目前在美國華盛頓州卡馬斯市設有一座晶圓廠,并在德州奧斯汀市、加州圣何西市皆有設計中心,此座位于亞利桑那州的新廠,將成為臺積電在美國的第二個生產基地。

  然而,在正式消息傳出前,對赴美建廠,臺積電一直處于拒絕的狀態。

  外媒指出,早在2019年10月底,臺積電董事長劉德音在參加當地半導體協會的相關會議時就指出,若在美國生產,服務與成本都是挑戰,短期內不會考慮在美設廠,也沒有相關收購計劃。

  來回搖擺的態度背后,是臺積電商業模式的困境。

  數年前,剛退休完成交接班的張忠謀,曾接受了鳳凰網的采訪。采訪中,張提到了臺積電的四個價值,分別是誠信正直、承諾、創新和客戶的信任。對于世界晶圓代工廠的翹楚,客戶是其中的重中之重。

  張提到:“我們這個二十個客戶,就是我們80%的營收,十個客戶就是我們三分之二的營收。所以,我總是說,和他們講(兩位接班者),你一定要跟這二十個也好,三十個也好的客戶,跟他們的CEO一定要保持密切的聯絡!

  臺積電作為巨頭背后的巨頭,客戶基本為大甲方,流失一個客戶,便能產生較為嚴重的影響。

  在不得不取舍時,選擇損失小的方案是常規選擇,臺積電也是如此。觀察者網曾撰文分析,大陸和美國兩地對臺積電來說意味著什么。

  臺積電2018年營收突破1兆臺幣,第一大客戶推測是美國“蘋果”,相關營收2246.9億,占營收比重21.78%。整體美國營收為6328.21億元,比重61.35%。而臺積電的大陸市場總營收為1757.94億元,年增率59.5%,比重上升至17.04%,是臺積電去年表現最佳的市場。

  在臺灣股市里,臺積電也是“華為概念股”的指標廠商,華為(海思)目前則為臺積電的第二大客戶,占整體營收8%。華為年采購額達670億美元,鴻海富士康占比10%為最高,臺積電4%為第三,鴻海富智康為3%第五,總和113.9億,向高通、博通等美商進行的采購約100億美元。

  相比占據第一蘋果,華為被舍棄的決策,也可以理解。

  據集邦咨詢旗下拓墣產業研究院最新調查顯示,第二季度臺積電營收高達101元美元,較去年同期大漲30.4%,排名第一。三星排名第二,營收36.78億美元,同比增長15.7%;格芯(GlobalFoundries)位列第三,營收14.52美元,同比增長6.9%,聯電、中芯國際、高塔半導體、力積電、世界先進、華虹半導體、東部高科躋身前十。



  從2019年營收排名來看,第一名的臺積電與第二名的三星之間,多了一倍。

  2

  堅定的西進者

  整個2001年,臺商成了上海兩大機場的?。

  臺積電的董事長張忠謀、聯華電子的董事長曹興誠,原世大積體電路總裁的張汝京,頻繁來滬,為的就是“考察”。

  其中,最具影響的,便是排名第一的臺積電和他的一把手張忠謀。臺灣《天下》雜志曾進行過 在線調查中,超過8%的人都把張視為最佩服的企業家,其得票率一直穩居第一位。

  對于在臺灣地位超然的張來說,數次的考察猶如時常出現在好萊塢電影中的諜戰橋段。

  起先張忠謀鑒于臺灣當局的嚴密監控,拒絕會見任何內地訪客。當時的松江區委書記潘龍清,利用“高爾夫外交”,設法與張忠謀取得了聯系。為了見面,雙方各自在高速公路上數次換車。成功甩掉跟蹤特務和記者后,在一輛飛馳的車上進行了約半小時的原則談判,雙方達成初步共識。由于行蹤詭秘,即便號稱“狗仔隊”的臺灣媒體記者也只揣測潘、張見了面,至于飛車密談這一細節,至今無人知曉。(今日東方,深度報道:張忠謀臺灣突圍)

  《財經》也在一篇文章中,寫到了張忠謀的不安:2002年5月5日,臺積電在上海市松江小昆山與上海松江科技園區簽定“投資意向書”秘密協議。鑒于尚未報臺灣“經濟部”批準,張忠謀再三要求保證內地媒體不得見報。

  臺商來大陸投資設廠,一般都需要經過臺灣的“經濟部投審會”審核,像臺積電這樣級別的投資案則要由“經濟部長”等親自審核。而臺當局也一直認為,芯片產業代表著臺灣經濟的最后一根命脈,不讓臺積電來大陸投資,可以阻滯大陸芯片業的發展。

  張忠謀的西進計劃,因臺灣“經濟部” 投審會延拖未批,一直處于雷聲大雨點小的狀態——僅有頻繁傳出的消息,沒有實際落地的動作。

  這讓一直在外界看起來氣定神閑的張忠謀,也罕見地在公眾場合多次使用嚴厲和堅定的語氣表態。

  曾公開表示“(‘經濟部’)不批也要投(內地)”的張忠謀,在2002年1月,張忠謀首度以罕見的嚴厲口吻抨擊臺灣當局的“戒急用忍”政策。并表示當局以“國家安全”名義干預企業決策,可能會損及經濟發展,進而影響“國家安全”,適得其反。他說,這是當局必須知道的“后遺癥”。

  在2001年8月以前,臺灣行政當局對芯片代工業西進登陸的政策一直是“戒急用忍”。而這項“戒急用忍”政策,還需追溯至1996年。1996年,李登輝提出“戒急用忍”政策,其目的就是為了阻擋臺商到大陸投資,阻擋兩岸經貿關系的發展。

  直到2003年2月,臺灣當局才正式批準臺積電在上海的投資計劃,2004年正式投入生產。

  當然,張忠謀的“西進”計劃,絕對不會僅僅是將臺灣的舊設備搬運至上海設廠。

  來自臺灣的傳媒這樣報道:臺積電上海松江廠,首期工程已展開,占地2000畝的工地上,塵土飛揚,卡車進出不斷,打樁工程正積極展開。上海有關人士也透露,臺積電8寸晶圓廠的廠址位于松江大學與松江工業區之間,屬于新城區,未來將以臺積電為首建立松江科技園區,吸引配套廠商進駐。

  這些配套廠商中,包括了如鴻海、日月光外這樣的半導體產業鏈中的知名企業。

  據臺灣媒體報道,在臺積電8寸晶圓廠率先登陸激勵下,茂德、力晶去年底也陸續提出大陸設廠申請,預計將尋找建廠地點、人才招募,掀起第二波登陸風潮,是臺灣晶圓廠在對岸形成群聚效應。

  長江三角洲的半導體布局,也由此正式開始。

  而得以讓張忠謀成為堅定的西進者背后,是局勢和環境要求下的不得不為。

  2002年秋天,張忠謀在一次公開場合中以“落花時節又逢君”的詩句自喻心境,對臺灣經濟景氣發出悲鳴。

  2001年前后,全球半導體產業周期性衰退,臺積電營業收入下跌24%,營業利潤更是下跌了七成以上。

  2002年年終,IDC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,由于2002年全球芯片銷售增長速度放慢,而芯片業產能又嚴重過剩,全球各大半導體公司的業績已經回落到了1995年的水平。盡管銷售增長緩慢,但芯片制造商之間的競爭程度卻一點也沒有減輕的跡象。

  而此時,當時全球第二大芯片制造商——美國ADM公司決定把亞太區總部從香港遷往上海;當時的全球第三大芯片制造廠——新加坡特許半導體公司宣布在上海建立辦事處;美國國家半導體公司宣布,將投資2億美元在蘇州建立其在中國的第一家封裝測試廠。

  大陸半導體市場似乎成為半導體產業的最后一片熱土,也是臺積電當時必須抓住的救命稻草。

  3

  臺積電拉動的一長串葡萄

  選擇赴美建廠,選擇斷供華為,背后的判斷原因不止蘋果。


  2017年3月,張謀忠親自領軍與南京市政府簽署協議,將投資30億美元(約合人民幣195億元),也是臺灣歷年來對大陸最大的單筆投資,在南京建立一座12英寸晶圓工廠及一個設計服務中心。

  這一投資,令人矚目,張忠謀試著打造“南京竹科”,帶動整個產業鏈的布局日益明顯。

  臺積電在南京設廠后,臺積電如設備商、安裝設備商等供應鏈企業,也都跟了過去。

  過去那邊,除了設廠之外,接單的意義就很濃厚了。所以臺積電過去會造成什么現象?不是只有臺積電一家過去而已。就像一串葡萄一樣,不少半導體供應鏈企業直接帶到南京。

  事實上,除了臺積電和其供應商之外,也有企業在得知臺積電的布局后,意識到這片區域的半導體戰略布局鴻海也跟著打算去南京建立6大中心。


  據臺媒報道,臺積電南京建廠后,鴻海在南京大概投了1700億臺幣。投資背后,無非是他覺得在那個地方一定會有相關的半導體商機。

  臺積電帶的那一串“葡萄”中,除了鴻海,還有可能有誰?或許,我們從臺灣地區半導體材料的產業結構中,就能知曉一二。

  臺灣地區的半導體產業,基于臺積電產生。而其半導體電子材料產業主要是以硅晶圓、光罩、光阻、化學機械研磨液與濕式化學品等次產業所組成。包含硅晶圓、光罩、光阻、化學機械研磨液與濕式化學品等材料廠商家數約50家,從業人數約為16330人,研發占整體營業額的比重平均約為1.7%。



  從這些材料的供應來源來說,大多依賴日本或美國的進口,特別是在一些特殊制程氣體、濺鍍金屬靶材以及高階制程用的光阻液及化學機械研磨液等等。僅有在硅晶圓、微影光罩以及一些酸堿濕式化學品的部分可由臺灣地區自行生產。

  大部分的制程原物料,或是制程所需的關鍵零件,仍需仰賴進口。例如,光罩生產所需的空白光罩 ( Bank ) 就是仰賴 HOYA 、S & S Tech、INABATA 等國外廠商供應。(潘婷,臺灣地區半導體材料產業發展概況)

  依靠臺勝科、合晶、環球晶圓、臺灣光罩、臺積電光罩部門等組織,硅晶圓和光罩部分,臺灣地區可自給之外,其他材料的進口依存程度較高。

  郭臺銘曾接受臺灣媒體《天下》雜志的采訪時,被問到“兩岸供應鏈還有多少合作空間”。

  “全世界所有的經濟,大家都在競合時代,又競爭又合作。這是時代的來臨”,說到這里,鏡頭前的郭臺銘,調整的坐姿,一反常態地嚴肅說到,“合作,我常常講合作的話都好說,誰做主這是關鍵?萍籍a業、任何的產業,都有合作的空間。應該是誰強,誰聽誰的。第二個,我要強調的是,一定要說什么,一定要用技術取勝,而不要去用什么數量取勝。最后的結果是雙輸。所以我還是強調,和平穩定發展!

  合作是毋庸置疑的大基調,但是,對一家企業來說,在合作中,聽誰的才是關鍵。

  再來看臺積電的搖擺和猶豫,無疑,從客戶訂單,到供應鏈原材料,臺積電無法擁有真正的控制權。

  4

  進退背后

  早在數年前,美國便邀請臺積電赴美建廠,完成“美國制造”。當時的臺積電,也一直處于不回應的消極拒絕狀態。

  2017年初,張忠謀直接講述了拒絕設廠的原因:其一,臺積電有66%客戶來自美國,等于為美國企業創造利潤提升就業,間接達成了特朗普提升就業率的目的,沒必要在美國設廠。其二,臺積電在臺灣給予員工的薪資不低于美國,堅持臺灣制造,并非這方面的成本考量,而是臺灣擁有完整的產業聚落,提供最佳效率。

  臺灣媒體《電子時報》(DigiTimes)曾報道指出,臺積電到美國建廠要應付高昂的建設成本,此外,美國當地沒有生成相關的供應鏈及基礎設施,這才是最大的問題。據了解,臺積電是全球最大的晶圓代工半導體制造廠,美國的科技巨頭蘋果、高通以及我國的華為等都是其重要的客戶。正是由于到美國設廠可能面臨的重重困難,以至于臺積電一直在海外為美國代工。

  三年之后,選擇赴美建廠,是上述兩項原因改變了么?顯然,成本、產業鏈、效率等條件并未改善。

  “在我們開始的時候,老實說,大陸的市場并不是那么大,我們的客戶大部分都是美國。很多臺灣的公司到大陸設廠什么的,那個到不是為了大陸的市場。為了大陸的勞工。大陸的勞工因為又是工資比臺灣低,而且人多。臺灣有些公司在大陸雇傭100萬,幾十萬人呢,在臺灣根本就沒有這么多工人!睆堉抑\在接受采訪時,這樣回答選擇來大陸設廠的原因。

  與拒絕在美國設廠的原因相似——效率、產業鏈和成本。

  顯然,張忠謀貫徹了數十年的商業邏輯,似乎不好用了。

  2004年,臺積電落戶上海的消息落實成了現實,時任臺積電(上海)有限公司總經理趙應誠接受了采訪,標題為《臺積電扎根在大陸》。

  當時記者得出這樣一個結論:臺積電落戶大陸的事實說明,在全球化成為當今經濟發展大趨勢的時候,人為設置的一切禁錮都將無濟于事,會被市場發展的洪濤巨浪沖垮。商家圍著市場這個無形的指揮棒轉,已經被近代經濟的發展史印證為真理,任何不想順從他的力量都將成為螳螂之臂。

  而這一切,在新一輪的國際化變革中,市場似乎成了新的螳臂。

歡迎分享本文,轉載請保留出處:http://www.735109.tw/thread-598179-1-1.html     【打印本頁】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發表評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廠商推薦

關于我們  -  服務條款  -  使用指南  -  站點地圖  -  友情鏈接  -  聯系我們
電子工程網 © 版權所有   京ICP備16069177號 |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1702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时时彩彩票软件下载